天门冬酒

2017-09-14点击:好评:

精选乱小说阅读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比比读小说网

(2011-03-29 13:54:26)

天门冬酒 天门冬酒

转载▼

标签:杂谈

分类:中医疗法

天门冬,以「寒.热」的向度来讲,虽是大寒药;但是以「阴.阳」的向度来讲,却是大阳药,算是「天之阳气」极强的一味药。四两天门冬泡两公升的日本清酒。我天门冬的药性是以「水萃取」即可,酒精度不必高,大约15度的淡酒就可以,那一点酒精只是防腐用的泡两个星期,就可以喝了,每天喝50ml。

去疤功用,基本上是对「凸起来」的疤比较快有效;凹陷下去的疤,如痘坑、灸疮,恐怕就要喝到一两年之久,才会慢慢淡去。

天门冬这味药的功效是,对于人体,可以「删除掉一切不必要的讯息」(古书是写作『除身上一切恶气不洁之疾』)。如果你把人体想成一张计算机磁盘,天门冬,就是可以「Format」掉这张磁盘的一种仙家药了。

至于体表的病毒感染,如疱疹、带状疱疹,天门冬泡酒擣碎,外敷内服,治疗的效果也很快的。

天门冬泡酒,固然有些疗效,但效果,又输给「酿酒」许多;而且在味觉的享受上,是天地之差。像莹莹本来是喝泡酒的,有一次在我这儿喝了一口酿酒,就气到泡酒不要喝了,而自己学酿酒

唐.孙思邈《备急千金要方》:天门冬酒:

通治五脏六腑大风洞泄虚弱,五劳七伤,症结滞气,冷热诸风,癫癎恶疾,耳聋头风,四肢拘挛,猥退历节,万病皆主之。久服延年轻身,齿落更生,发白更黑。

捣绞取汁一斗,渍曲二升,曲发,以糯米二斗,准家酿法造酒,春夏极冷下饭,秋冬温如人肌酘之,酒熟,取清服一盏,常令酒气相接,勿至醉吐,慎生冷酢滑鸡猪鱼蒜,特慎鲤鱼,亦忌油腻。此是一斗汁法,余一石二石,亦准此以为大率。服药十日,觉身体隐疹大痒,二十日更大痒,三十日乃渐止,此皆是风气出去故也,四十日即觉身心朗然大快,似有所得,五十日更觉大快,当风坐卧,觉风不着人,身中诸风悉尽。

用米法:先净淘米,暴炕令干,临欲用时,更别取天门冬汁渍米,干漉炊之,余汁拌饭,甚宜密封。

取天门冬汁法:净洗天门冬,去心皮,干漉去水,切捣压,取汁三四遍,令滓干如草乃止。

此酒初熟味酸,仍作臭泔腥气,但依式服之,久停则香美,余酒皆不及也。封四七日佳,凡八月九月即少少合,至十月多合,拟到来年五月三十日以来,相续服之。春三月亦得合,入四月不得合。

服酒时若得散服,得力更倍速,散方如左:

天门冬去心皮,暴干,捣,筛,作末,以上件酒服方寸匕,日三,加至三匕,久服长生,凡酒亦得服。

做这个酒,最需要的,是一台够好的榨汁机,才能把天门冬之中的汁水都逼出来。用干货煮水泡发了榨汁,则需要干货八斤。酿酒最重要的,还是米跟曲。米要用到六斤半的「圆糯米」,用红曲酿酒,酒性会暖一点。红曲,用两个饭碗或红曲一碗、配白曲四枚。辅助剂,是柠檬两颗挤汁,和绍兴酒一瓶。泡曲的时候加进去,可以抑制杂菌生长,让酒曲菌赢在起跑点。

酿酒的时间,大约是两个工作天:第一天整备天门冬,并把曲、米泡发。第二天蒸米成饭,拌曲汁入缸。

如果是买新鲜天门冬,你会需要把须梗剪掉,洗净泥沙,再打成汁榨出。古书说要「去心、去皮」,我仗着研磨机够马力,也就都不去了。鲜天门冬的汁有一股土臭味,但酿成酒之后,就都不会残留味道了。

而如果是用干货天门冬,就要泡水半日,再煮一滚。煮出的汤水,和煮发的天门冬榨的汁,都拿来用。

古方书的容量,一升约200cc,一斗是2000cc,也就是两公升。

所以,第一天晚上,你要取两公升的天门冬汤或汁,浸泡红曲及拍碎的白曲。泡曲的汁中,挤入两个柠檬的汁,倒入绍兴酒一瓶,放入冰箱过夜(天门冬酒酿出来,本来就像山地人的小米酒那样,有点酸酸的,所以有一些柠檬汁,对味道影响并不大。)。

而其余的天门冬汤汁,则拿来泡米。简单来说,就是用天门冬汁代替内锅的水来蒸米成饭。蒸饭就像一般的方法即可。六斤半的圆糯米,如果用一般的大同电饭锅,大约是蒸出五锅饭。

第二天蒸饭,而每蒸好一锅饭,就拿个广口容器(例如炒菜锅),把饭摊到里面,吹风摊凉。当饭不烫了,再拌入五分之一的曲汁,拌匀,倒入酿酒缸。如果天门冬的汤汁泡米有剩,此时也可一起拌入。

酿酒的发酵过程,大约有这三段:第一阶段,米被分解成糖和水,需要的温度是约摄氏35度,时间是两三天;而第二阶段,则是糖被发酵成酒精,这需要低于20度,约两个星期。第二阶段如果温度太高,高到30度,就会出现我们所不想要的第三阶段:整缸酒变成「天门冬健康醋」了。所以孙思邈说「农历四月到八月之间不要酿」,因为一旦室温高于25度,醋化的情况会很严重。所以各位读者,要做就趁现在年头赶快做,天热了,就做不成了。

榨过汁的天门冬渣,也先不要丢掉,里面还有药性可以利用的。用20度以上的酒(因渣中有水份,酒精度要高一点才不会坏),先泡起来,等一个星期,看酿酒缸的情况都稳定了,再把泡渣的酒用布袋或研磨机滤出来,倒入酿酒缸一同发酵。

曲、饭入缸的头三天,需要较高的温度35度,所以,最好缸子用棉被包起来保温,底下垫一块小电毯暖着。三天之中,饭会被分解,慢慢出水。这三天,每十二个小时用长柄杓把饭翻动一下,因为最上面一层会因为比较干且接触空气,容易长出杂菌霉斑,所以要把它拌到下面去。

三四天后,水出得也够多了,就可以撤去保温的被子,让它在一个月中慢慢发酵成酒。缸子时不时推推晃晃它一阵,让浮上来的米渣沈下去。盖子不必常打开,酒曲菌是厌氧发酵,闷着比较不会长杂菌。

两个星期刚酿好的天冬酒,还有一点发酵物的馊馊的气味,但再多封它一个月,就会变得非常芳醇可口,像是有水果的果香。

收酒时,用布袋把糟粕滤掉,就可以装瓶放在冰箱保存了。

而逼干了酒之后,剩下来的酒粕,可千万不要丢掉!这个东西做成面膜敷脸,美白的效果强到惊死你!你若不信,不妨用酒粕面膜在脸上画个叉叉、画个乌龟,上床睡过夜,第二天早上洗了脸,就可以清楚地在敷过面膜的地方清楚地看到一个白叉叉、白乌龟!最近电视上什么SKⅡ的Pitera美白保养品,就是酒粕做的。自己家那么纯天然的一大坨,不用会遭天谴。酒粕本身黏性不够,沾不上脸,要用的话,先用个钵子把它研细,再搀一点蜂蜜或是面粉来增加黏性,才好做面膜。一般敷个十五到二十分钟就可以。

针对黑斑的话,你每天煮五钱玉竹当茶喝,效果会比较快。这味药没什么寒热的问题,药性偏湿一点点,如果吃到舌胎变厚了,再吃几回薏仁粥去去湿即可。

天门冬酿酒的疗效

之所以要喝天门冬酿酒,最主要的,还是为了它「排风气」也就是「删除不良讯息」的效果。这一层效果,以现代人而言,几乎可以说是治百病了。

而服用酿酒的效果,孙思邈说:「服药十日,觉身体隐疹大痒,二十日更大痒,三十日乃渐止,此皆是风气出去故也,四十日即觉身心朗然大快,似有所得,五十日更觉大快,当风坐卧,觉风不着人,身中诸风悉尽。」这种「全身发痒」的排病反应,是泡酒不太容易达到的。喝天门冬酿酒,真的会一直脱皮屑、起红疹块、这里那里的发痒。而要如同孙氏所言,五十天内就发干净,一日饮50cc倒是不够的,一日饮50cc酿酒,一般而言,只会慢慢地小小痒,三五十天内还发不干净。要如他所说的疗效,一天大约要饮150cc。反正自家这样酿的酒,酒精度真的不会有多高,比每天一杯红酒还不伤肝。

若是真的喝得多了,也无所谓,天冬剂的过量服用,孙氏是说:「始伤多无苦,多则吐去病也。」药重了,就不从皮肤发邪气,直接就用吐的了。

而服用这个酒的禁忌,孙氏虽说「慎生冷酢滑鸡猪鱼蒜,特慎鲤鱼,亦忌油腻」,但其实都还好,吃到荤的、油的,风气还是发得出去。记得不要吃到鲤鱼就可以了。

如果要说天冬酒对什么疾病有专对性的特效,除了前面提的痲疯、癫痫之外,它的主治「四肢拘挛,猥退历节」也就是《本草经》的「治诸暴风湿偏痹」,是对到今日的类风湿性关节炎;它的确是这个病的特效药。

《神农本草经》:

●天门冬(上品):一名颠勒.味苦平.生山谷.治诸暴风湿偏痺.强骨髓.杀三虫.去伏尸.久服轻身益气延年。

●升麻(上品):一名周麻.味甘平.生山谷.解百毒.杀百精老物殃鬼.辟温疫瘴邪蛊毒.久服不夭.轻身长年。

所谓厥阴病的基本定义,就是人体「黏合阴阳」的厥阴风木之气失去作用,而令一个人阴阳分裂(本来应当是互相调和的寒与热,反而变成互相攻击)的一连串症候群。而厥阴病的麻黄升麻汤证,就是一种阴阳分裂、上热下寒的体质。如果要说主证框的话,只要这个人「胸热咽干,两足冷麻」,就可以开这个方子(你有没有觉得现在这种患者,超多的?);如果要再补几个兼证:「上热」可以是吐黄痰带血丝,「下寒」可以是小便白茫茫起泡泡、大便呈寒性腹泻。

可是,同样是阴阳分裂的厥阴病,麻黄升麻汤的用药,和厥阴正病的乌梅丸、当归四逆加萸姜附汤,却是不一样的路数。乌梅丸治的,是厥阴肝经的本气(风木之气)受损,阴和阳,忽然因为「黏胶」不足而断裂开来,它的主证是比较急骤的:「上痛颠顶,下痛睪丸、阴道」或是「气上撞胸、心中疼热」、「飢而不欲食(肚子很饿,但饭来了,又不想吃了)」,所以要用「乌梅」为主药,去修补厥阴风木之气。而当归四逆加萸姜附汤,则是经络之中的阳经和阴经互相格拒,所以手指、脚趾这些阳经络和阴经络的接点会特别地冰冷(今日的雷诺氏病),而经脉不通,脉象就会消失到几乎把不到,所以它的主证框是「手足厥寒、脉细欲绝」,有时也有厥阴肝经发痛(小腹两侧闷痛)的兼证(月经痛,和盲肠炎初起时,常常是这个汤证)。所以要用桂枝汤的框架加上「当归」,来引阳入阴。

而麻黄升麻汤,里面有用到「天门冬」和「升麻」两味药,这两味药,都是中药最强的「广谱抗病毒」药物,也就是说,这个人的的上热下寒,是因为他过去感冒过太多次,而每一次的感冒都没有医干净,体内累积的病毒种类太多了,造成「讯息场紊乱」,这些噪声塞在身体当中,而把阴阳挤得脱开了。而麻黄升麻汤的主症框,最常出现的患者,就是今日俗话说的「免疫力过度反应,不打敌人,专打自己」的免疫失调病的患者身上。

换一个角度来说,就好像一个房间太过脏乱,住在里面的主人(免疫力)被这环境惹得心烦意乱,而气到掀桌、发飙的一种现象。厥阴是人体挡病毒的六道城墙的最后一道防线,前面说的乌梅丸证也好,当归四逆汤证也好,都可以在「一次性」的感冒中发生,也就是这个病毒太强了(或是你人太虚了),一下就攻破前五道防线,直接在第六战场开打。然而麻黄升麻汤证,却比较多的情况,是慢慢累积成这样的一种「体质」,病毒渐渐堆到六道防线都被污染了,正常的风木之气都被不良的风邪之气置换掉了,才反激成免疫失调病。

当然,感冒过太多次,病毒堆积而形成的体质,也不是只有这么一种汤证,比如说「风起百疾诸不足」的薯蓣丸证,就不是「厥阴」,而是「虚劳」;主证框是「三天两头老反覆感冒,人疲倦虚乏得不得了」。

或是直接就发斑变成红斑狼疮的,那是「阴阳毒」的升麻鳖甲汤证的急性症状,用鳖甲、当归这些直入厥阴血分的药引大量的升麻入厥阴清血毒,再搭配生甘草的类固醇效果来治疗。阴阳毒,以用药的路数来说,你要归类于广义的厥阴病,亦无不可。

广义的厥阴病,还包括「糖尿病」的肾气丸证(主证框:口渴、频尿、腰痠、脚麻、腿软,而小腹腹肌无力),要用肾气丸「引火归元」,导引浮越的阳气下入三阴经来治疗。

人虚了,要补,这是没错。但,你单用补药,俗话说「补能歛邪」,却也会把邪气、风气,也就是紊乱的不良讯息,给塞死在体内,这样的补法,称为「呆补」,补了之后,会有后续的问题,说不定哪天就补出癌细胞了。唐代的《千金方.养性篇》,作者孙思邈就特别提醒:如果要长期吃补养药,一定要先用药把「三虫」(寄生虫与邪气)杀灭了,才能进补。

像后世方的八珍、十全大补、人参养荣,严格来说,都比较是「呆补」之方。而古方派《伤寒杂病论.虚劳篇》的补方结构,却是想尽办法,要为邪气留一条出路的。如果你要单论补性之强,仲景方的肾气丸,的确不能赢过后世张景岳方的左归、右归丸,但是肾气丸的三补三泻结构,却有「清补」的能耐,这是左归、右归的「呆补法」所不能比拟的。

若要说到后世方属「清补」的补方,反而是李东垣的「补中益气汤」那一系列「升麻剂」的补气药方。李东垣他自己,倒以为他用升麻是为了「升提元气」的功效;但其实,具有升提效果的药物,是方子里的「柴胡、黄耆」这一组,升麻是「清理噪声」的药,把缠住元气的噪声去除了,气才运行得动。升麻本身是没有「升」的效果的。

如果是体内累积太多病毒噪声的人,有些人,倒不一定会严重到免疫失调病,可能只是「比较容易过敏」、「易位性皮肤炎」之类的小病,或是家庭主妇常有的主诉:「去医院作健康检查,都说我没病,但我却浑身上下哪儿也不舒服,但,虽说不舒服,百货公司周年庆、朋友约喝下午茶、打麻将,却也都去得动!」这样的人,调理身体,就最需要动用「清补法」,比如说李东垣的升阳益胃汤 黄芪(30克) 半夏(15克) 人参(15克) 炙甘草(15克) 独活(9克)防风(9克) 白芍药(9克) 羌活(9克) 橘皮(6克) 茯苓(5克) 柴胡(5克) 泽泻(5克) 白术(5克)黄连(1.5克)、升阳散火汤柴胡、升麻、葛根、羌活、防风、独活、炙甘草、生甘草、人参、白芍,吃了,累积在体内的病毒散了,人就舒服了。

至于免疫系统失调病的患者,有清楚的主证框可以开经方的,当然还是先用经方的大剂重药如升麻鳖甲汤升麻二两(6克)当归一两(3克) 蜀椒(炒去汗)一两(3克)甘草二两(6克) 鳖甲手指大一片(炙)(3克) 雄黄半两(研)(o.5克)、麻黄升麻汤麻黄7.5克(去节) 升麻3.5克 当归3.5克 知母2.5克 黄芩2.5克 萎蕤(一作菖蒲)3克 芍药2克天门冬2克(去心) 桂枝2克(去皮) 茯苓2克 甘草2克(炙) 石膏3克(碎,绵裹) 白术2克 干姜2克 来作开头,等主证打掉了,就可以用天门冬酒吞肾气丸、兼服补中益气汤黄芪15克、人参(党参)15克、白术10克、炙甘草15克、当归10克、陈皮6克、升麻6克、柴胡12克、生姜9片、大枣6枚之类的清补药方来收工。

癌病与心脏病的取巧医法

而今日的癌病,西医也在说,很可能是一次又一次的感冒,病毒把人体细胞的基因讯息打乱了,才突变出癌细胞的。癌病的可能有效药方,路数太多,讲也讲不完,我这里只提一个冷门的方子「转气汤」来略举一例。

癌细胞,喜寒而恶热,在摄氏三十五度的人体环境长得最好(其实是『最不好』吧?),常年处于摄氏三十九度以上的高温脏器,如心脏、脾脏、小肠,则很难长癌。所以,治癌病的大原则,是火神派扶阳疗法,是不错的。而癌,虽是阴实之病,但也有「热毒」的症状,针对这一类的症候,用真人活命饮之类的方子化热去毒,也是合理的。白芷3克、贝母3克、天花粉3克、生甘草节3克、当归酒洗1.5克、防风2.1克、陈皮去白1.5克、没药1.5克(另外碾碎,候药熬成后烊化)、乳香3克(细节同没药)、皂角刺、穿山甲三大片蛤粉炒、金银花6克。主治一切痈疽肿毒。

不过,癌病,却有另一类症状,是值得重视的。那就是,大部分的癌病,都会有「破溃出血」的现象,而,遇到这样的现象,用《金匮要略》里的「转气汤」人参3钱,茯苓3钱(去皮),白术3钱(土炒),当归5钱(酒洗),白芍5钱(酒炒),熟地1两(9蒸),山萸3钱(蒸),山药5钱(炒),芡实3钱(炒),柴胡5分,故纸1钱(盐水炒)。也就是「桂枝去芍加麻附辛汤」,是特效药。虽不一定能根治到癌细胞一个都不剩,但「破溃出血型」的癌病(或痔疮),用了这个方,就可以把血止住,病人就不会一直虚下去,癌细胞会变乖,之后慢慢调补,带病留人,和平共存,往往病人又可以活很久。

转气汤这个方子,本来是张仲景治水肿病的。而,要说水肿病,最好先把古方派各种「水病」的分类稍微顺过一下:

人体之中不需要的脏水、死水,依其所处「位置」而在古方派有不同的分类。如果是水在组织之中而引起水肿的,称「水病」,渗漏到组织之外的,叫「痰(通『淡』,意同『荡』,打翻了一碗水的意思)饮」。而水打翻到组织外面的种种「痰饮(淡饮)」病,最容易令初学者搞混的,则是「悬饮」和「支饮」这两路。

「悬饮」的主证,是会「扯痛」;而「支饮」的主证,则是「撑痛、梗痛」或是「晕眩」。那么,同样是渗漏到组织之外的死水,为什么主证,却会不同呢?

简单来说,悬饮的「扯痛」,常常是对到今天的肋膜积水、胸水、腹水,常用的方子是十枣汤;上半身的轻症用小青龙汤、下半身的轻症用苓桂朮甘汤(心包积液不算,心包积液和一部分的肺积水要依『少阴病』治法,用四逆或真武汤)。

而「支饮」病,其所谓「渗到组织之外」的死水,却是渗到「血管」之中去了;也就是「血液中有痰」的一种病。所以,它的主证,一路是发为晕眩:站起来比坐着晕,用苓桂朮甘汤;而站着坐着躺着都一样天旋地转的,用泽潟汤(至于晕车晕船的那种,从少阳治,用小柴胡汤合五苓散;而闭眼比睁眼不晕的,是脑虚,用曹颖甫《金匮发微》的防眩汤来补脑)。而另一路,则是发为「动脉硬化」类的心血管疾病,这种的主证,就是胸塞、胸梗的「撑痛」。

心血管阻塞类的疾病,用中药,是不是该用『活血化瘀』的药,如三七、丹参之类?」对于这个问题,我的看法是:既是血管不通,用一些活血药作为辅助,并不是错;但是,更重要的是,我们搞传统医学的,必须认清:那种「油脂黏在血管壁使血管硬化」的油脂类,在古方派的分类而言,是「滞痰」而不是「瘀血」!治疗冠心病,「除痰」的经方,例如柴胡龙牡、木防己汤木防己3两,石膏12枚(鸡子大),桂枝2两,人参4两,其总体疗效,是压倒性地优于「化瘀血」的药方的。至于动脉血管阻塞的保养药,如泽泻汤泽泻15克白术6克(西医说你『高血脂症』的可用)、薏苡附子散(偶而心脏会抽痛个几下的可用。风湿性心脏病也可用这个方保养),也是胜算较高的选择。木防己汤方的加减中,那种「超乎常理」的重剂量的使用生石膏、芒硝,目的是在于抽掉血中的滞痰,让血管能够软化、畅通,而不是为了「清热」。痰,如果是「黏稠」到介于「牵丝」到「果冻」之间的状态,化痰药就要用生石膏;再化不掉,就得动用到芒硝了。而如果胸梗的感觉,是病人会想要搥打自己胸部的、或是梗塞到「喉咙那么高的位置」的,化痰药则是用旋覆花(买药时,要尝一下:咸的有效,苦的没效)。

而「整个胸腔」都闷痛或绞痛的心脏病,那是痰包在心脏「之外」,用烈酒煮瓜蒌实(连籽搥碎)、薤白、生半夏。

至于「瓣膜病」的心脏病,则因为「瓣膜」是与「消化轴」同进退的组织,则是从脾阴实论治为多,理中汤、桂枝理中汤、枳实薤白桂枝汤、半胃散、胃苓汤之类会较好用。又或者,「膜」类都算少阳,有时用柴胡龙牡汤,也行。抓主证、看体质开药即可。如果是「舌胎白腻」的患者,小柴胡汤会比平胃散有效;或者你就两方合一,吃柴平汤也行(不过,就较严格的经方药法而言,平胃散中的『厚朴』是不与柴胡同用的,似乎是二药方向性不同,会互相干扰药效,所以不妨换成枳売)。

至于心衰竭,要治的是血液中过高的「水压」,葶苈子是专病专药;可搭配大枣加味在真武汤中使用。

水在组织内的水肿病,也要分成两路讲:

一路是大家所熟悉的,急、慢性肾炎的水肿,那种的,你把水肿之处的皮肉压一下,它会凹陷下去好一会儿,不能立刻弹回原状。这一种的水肿,积水在组织之中,却是在细胞之外。用《金匮要略》的方子调理脾、肺、肾,以恢复肾功能为主。

而第二路,则是《金匮要略》中称为「气分」病的「转气汤证」。这种的水肿,肿处的皮肤,依然是很有弹性的,一按下去就立刻恢复原状。这种水肿叫「真性水肿」,死水、水毒是在「细胞之内」,这就不关乎肾功能的问题了,而是细胞膜内外渗透压的问题。要调节细胞膜,让一个一个的单一细胞能将水吐出来,就要靠这个「转气汤」也就是桂枝去芍加麻附辛汤。

为什么你用了这个让细胞「吐水」的汤之后,破溃出血型的癌病就会大幅好转?

是不是可以说:癌病的出血现象,本来就是因为细胞之中有太多不良讯息、毒素,令到每一个细胞都「一肚子苦水吐不出」,才藉由恶性肿瘤出血排毒的方式,来作为一种没什么效果、却是最后挣扎的「代偿反应」?你用转气汤让细胞「吐苦水」,把不良讯息吐掉了,癌细胞就忽然变乖了,不闹也不来搞死你了。

所以,用转气汤治癌病,比起用真人活命饮清毒、或是其它一些攻破肿瘤的药物,算是多了这么一层「巧劲」;或者也可以说,是比较直指问题核心的处理方式:与其处理破溃出血,或是攻灭癌细胞,倒不如把「癌细胞」、「破溃出血」之所以需要存在的理由拿掉。

微信公众号:比比读小说网,书荒终结者。

小宗师提醒您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iaozongshi.com/content/170914/l125414.html

猜你喜欢